领军者重庆:PPP的杠杆效应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杜远 在一些地方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位于中国西部的重庆,无疑是最为抢眼的。一季度,重庆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306.69亿元,同比增长10.7%,以高出全国平均数3.7个百分点的水平,领跑地方“稳增长”的战役。

重庆增长的动力源自何处?

统计数据显示:投资在重庆的经济增长中仍然占据重要地位,一季度重庆固定资产投资完成2355.49亿元,同比增长17.6%,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长20.5%,工业投资则同比增长20.7%。工业投资的强劲拉动,得益于过去几年来重庆在传统制造业上的清晰规划和耐心布局,汽车和电子信息这两大重庆支柱产业带来了稳定的后续投资。

另一动力源泉,则是“国家力量”。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推动下,中央在渝投资明显发力,从项目隶属关系看,一季度中央项目投资216.14亿元,同比增长55.6%;而同期重庆地方项目的增长是14.8%。这种“国家力量”部分地以参与PPP项目的形式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中,另一部分则表现为金融资源的投入。

5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渝会见了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一行,重庆市政府与中国工商银行签署了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孙政才在会见中表示,希望中国工商银行以此次签议为契机,进一步加大对重庆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金融创新服务等方面的支持力度。

工业投资发力

重庆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勇认为,最近两三年重庆的产业发展思路非常清晰,在具体的产业上一直遵循配套化和集聚化的模式,这让重庆在全国投资下行的背景下,仍然保持较高速度的增长。

目前,重庆工业投资的大头来自汽车和电子信息产业,重庆市发改委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2014年重庆制造业投资增长21.5%,在固定投资中占比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汽车、电子、通用装备等产业投资增长40%以上;今年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也基本延续了这一比例。

4月8日,京东方重庆8.5代新型半导体显示器件及系统项目在重庆两江新区投产。资料显示,两江新区内液晶显示产业链将围绕京东方、莱宝高科(国内最大的触摸屏生产制造厂商)两大核心企业展开,光是京东方的总投资便超过320亿元,其他共计14家的液晶面板的相关配套中小企业,总投资也达到30.2亿元。

事实上,以2009年引入惠普为开端,重庆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发展完整的电子信息产业链,京东方显示器项目及其配套项目陆续布局重庆,可谓水到渠成。

2013年,京东方重庆显示器项目启动建设之时,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表示,重庆发展的笔记本电脑加工贸易,可以把一台笔记本电脑500美元中的至少300美元留在重庆。由此,怎样才能给企业营造最好的投资环境来吸引投资?绝不是靠地方政府的土地免费划拨、税收减免和财政补贴,最关键在于把产业链各个方面所需要的条件配好,配好以后,就能产生竞争优势。

在另外一些场合,黄奇帆也曾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例解析重庆工业发展的配套化、集聚化思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零部件、原材料跟整机集群配套、垂直整合,这样整合以后,整个产业的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比哪儿都低,就产生竞争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惠普来了以后,宏碁、华硕、东芝和思科这些互为竞争对手的大品牌商也愿意来。”

李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在电子信息产业这块,重庆形成了“5+6+860”的布局,其中的5是5家笔记本电脑整机品牌商,6是关键的零部件生产商,后面的860则是数量庞大的中小配套企业,从键盘到鼠标,甚至外包装箱的企业。

而在汽车产业,重庆现在的体量则是“1+10+1000”,其中这个1是长安汽车,另外10家是产能相对小些的整车企业,1000则是各类汽车零部件配套企业。李勇分析认为,重庆在一季度比较抢眼的投资数据背后并不是一日之功,是这几年来重庆清晰的发展思路和持续的努力产生了效果。

经济观察报梳理了近10年来重庆固定投资的相关数据,从投向上看,2005年前后重庆固定投资中基础设施、工业和服务业投资以及房地产投资比例大致为5:2:3,而近两三年来这一比例已经变化为3:4:3左右,工业等实体行业领域的投资开始超过基础设施和房地产。

PPP已突围

在中央严控地方债的背景下,地方国资和财政的投资被套上了缰绳,2014年下半年开始,重庆陆续启动了一批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提供公共产品)项目,在一些基础设施和民生投资领域,来自央企、外资和民间的资金接上了投资的接力棒。

2014年,重庆开始陆续启动的13个PPP项目中,以交通、市政和土地整理为主,投资总金额约1300亿元,目前看来,央企和外资是其中的主力。

3月10日,重庆港务物流集团与国投交通控股公司正式签约,双方将在长江重庆果园港件散货码头项目上开展BOO(建设-拥有-运营)合作,该项目计划投资43亿元,主要建设包括港区件货作业区、散货作业区、铁路作业区等设施。

国投交通控股公司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国务院直属)的全资子公司,重庆港务物流集团主管部门为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据两江新区方面介绍,此次签约意味着重庆港务集团可以通过合作合资的BOO模式,采取边投资、边建设、边运营的模式,缩短建设周期,并借助大规模资金投入,迅速扩大生产和作业规模。

据了解,整个果园港件散货码头项目总投资约105亿元,目前已投入65亿元,通过前述合作,重庆港务物流集团将继续引进国投交通公司资金,改善资本结构,增强融资能力。

两江新区有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如果仅靠重庆港务物流集团自身投资,会面临施工建设周期长、经营回报慢等诸多问题。而通过新的合资合作建设方式,果园港一类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有效引进了央企的战略资源,得以快速推进。

重庆市属的一些PPP项目,得到了来自央企的鼎力介入和支持。相比之下,重庆一些区县的项目,虽然没有央企资本大举进入,但在辗转腾挪之中,也陆续试水了PPP模式。

5月10日,占地约1万平方米、高7层的施光南大剧院在重庆南岸区迎来落成的首秀——交响音乐会《木兰诗篇》。在光彩夺目的艺术反响背后,这座以PPP模式投资新建的剧院,带动了3亿元投融资,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按照当地政府公开的说法,为了建设这座剧院,重庆南岸区政府引入了一家名为重庆国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进行投资建设,建设完成后,再以零租金无偿租给南岸区政府,并委托专业剧院公司实施经营管理,性质仍为公共文化设施。这样一来,原本需要数亿元投入的文化项目,政府仅仅支出了几千万元,便实现了“政府小投入、社会大效益”的目的。

#p#分页标题#e#

当然,这家民营企业斥巨资投建这座大剧院,也有现实的利益回报。南岸区一位政府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施光南大剧院是城市综合体项目重庆国瑞中心的一部分,而该城市综合体亦是前述重庆国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市财政局近期发布的一篇文章指出,财政在PPP项目的合作过程中,既要算好“眼前账”,更要算好“长远账”。实施 PPP能够直接地、点对点地化解当前投融资方面的现金流短缺问题,但它绝不仅仅是一项简单的融资工具,政府财政很可能会因为风险分担和落实兑现补助政策而产生持续的资金支出。所以在实施PPP项目时,需要财政部门把眼光放长远一些,避免短视对财政未来的可持续性造成负面的影响。

对于重庆而言,保持在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持续的投资,金融机构对PPP项目的参与也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力量。

中信银行重庆分行一位中层干部告诉经济观察报,他们参与地方PPP项目的思路之一,便是将符合条件的现有融资平台项目转化为PPP项目,这样可以减轻政府包袱,化解债务压力,也可腾挪下一步地方政府的发债空间。

不过,这种模式不光需要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的合作,也需要央行总行的支持,近期重庆银监局就要求,在渝银行业机构要积极争取总行在信贷计划单列、专项贷款规模、审批权限下放等方面的支持和政策倾斜,支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长江经济带建设。

“不是每个地方的分行都能仿照重庆分行的模式和待遇”,前述中信银行人士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领军者重庆:PPP的杠杆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