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北洋军阀 竟是民国最猛段子手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张宗昌,字效坤,山东掖县人,土匪出身,身高1.85米,生得五大三粗却性情刁钻。适逢民国改朝换代,他舞枪弄棒、打家劫舍,拉队伍、抢地盘,侥幸混得一席之地。成为民国十大军阀之一。提到张宗昌,熟悉历史的各位一定都知道他的荒淫无耻。

张宗昌可算是北洋军阀当中声名最劣的一个,主政山东时土匪作风不改,无建树可言,贩卖鸦片,勾结日本等等;被当作是祸国殃民的军阀范样。人称他为“三不知”将军,即“兵不知有多少,钱不知有多少,姨太太不知有多少”。除此之外还有绰号:“狗肉将军”、“混世魔王”、“长腿将军”、“五毒大将军”、“张三多”等。可谓是彻头彻尾的反派人物。

这个声名狼藉的北洋军阀,竟是民国最猛段子手

张宗昌在青少年时期是个无赖汉,曾当土匪,辛亥革命时,张宗昌由关东率胡匪百人至烟台,投山东民军都督胡瑛。后任上海光复军团长。1913年二次革命时,于徐州背叛民军,投降冯国璋。1916年,被袁世凯收买,密派部下将陈其美暗杀。不久后,被提拔为旅长、军官教育团团长、副总统冯国璋的侍从武官长等。1918年任江苏第六混成旅旅长,参加对南军作战。1921年,所部在吉安被江西督军陈兴远解散后,只身北逃,投奔张作霖,任吉林省防军第三旅旅长。

1922年,收容逃入中国境内的近万名白俄匪军,实力大增,成立铁甲车队。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任镇威军第二军副军长,首先攻入关内。1925年任山东军务督办,又组织直鲁联军自任总司令,与国民军作战,攻入北京,插手北京政权,杀害记者邵飘萍。1927年北伐战争时,率部十余万南下增援孙传芳,在上海工人第三次起义中被驱逐北逃,退回山东,后残部被白崇禧收编。1932年从日本返回山东,被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派人在济南车站刺死。

这个声名狼藉的北洋军阀,竟是民国最猛段子手

相比张宗昌的一生沉浮,让人影响更深刻的却是他的诗。没错,他不仅是军阀,也是个诗人。

张宗昌入主山东后,觉得自己既然身为孔圣人的父母官,不带点斯文,枉来山东一趟。他本人虽然大字不识一斗,却喜欢附庸风雅,于是在主政山东时向清末状元王寿彭学习写诗,还正儿八经地出版了一本《效坤诗钞》。

一番苦练之后,那张宗昌功力大进,不久便出版一本诗集,分送诸友同好。很多人嘲笑张宗昌的诗不像诗,但若要论影响,张宗昌的诗却比当时许多喝了一肚子墨水的诗人写的诗要大得多。百年中国,诗人成群,但像张宗昌这样仍有诗句流传、仍被人惦记的诗人寥寥无几。张宗昌有次在大明湖,随从为他讲了刘鹗、杜甫等对济南风光的评价,张宗昌没头没脑地问:“杜甫是谁?他会打炮么?”之后便做了一首评价大明湖的诗。

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这个声名狼藉的北洋军阀,竟是民国最猛段子手

 

在趵突泉,有人向他诵读和讲解了一些诗联:“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张宗昌听不懂,不耐烦地说:“什么他娘的狗屁诗!老子一句也听不懂!看俺张大帅做一首来。”于是,顺口胡诌道:“趵突泉,泉趵突,三股水,光咕嘟,咕嘟咕嘟光咕嘟!”随行人等听了,笑不敢笑,只好敷衍:“好,好,好。”

张宗昌妻妾成群,姨太太不知有多少。这不知得让天下多少男同胞羡慕。但对于此张大帅其实也有烦恼。为此他还特意作了一首诗吐槽。

无题

要问女人有几何,

俺也不知多少个。

昨天一孩喊俺爹,

不知他娘是哪个?

接下来是张大帅最为后人所知的一首诗,用以表达他的鲲鹏之志。

俺也写个大风的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张宗昌若生在现代,或许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微博段子手。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上“要是能重来,我要学李白”了。

欢迎大家关注最奇趣最励志最逗比最吓人的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声名狼藉的北洋军阀 竟是民国最猛段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