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受伤后男友狠心抛弃了我,那晚陌生男人却说真相并非如此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眼睛受伤后男友狠心抛弃了我,那晚陌生男人却说真相并非如此特约作者:阿然 |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 原题:你要好好成长 长成我梦想的模样

选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在罗先生离开我之后,我过了很长一段细数时间,度日如年的日子。那生活过得就像一堆已经干枯的残骸,摆在阴暗潮湿的墙角无人问津。时间会轻而易举的折断不够结实的左膀右臂,最后自己引火自焚。我很吃惊为何自己这颗早已不知道人情世故的脑袋里,还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些这样阴暗可怕的想法。

罗先生是影响我至深的人,深入骨髓,深到随时可以上天入地。我这样说真的一点儿也不夸张。

姑且是因为这样的情感本就刻骨铭心,所以我并不愿提及。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再唤起。我把他藏进了内心最深处的地方,连同着我们的故事一并封锁在胸腔。避开了太阳的照射,微风的轻抚,月亮的慰藉。渐渐开始腐烂、散发着尸体一般的恶臭。最后一并化作胃里的翻江倒海,冲进厕所,吐个干净彻底。但那里一定没有仇恨。

是的,我不曾恨过他。这世间苍凉无极,人各有志。夫妻本是林中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我们并没有结婚。所以,当我的视力一天一天逐渐模糊,最后漆黑一片的时候,他就真的消失了。我说的消失不是我看不见他,而是他真的走了。

从今以后,我们分道扬镳。

我总是在梦见同样一个人。在炎热的夏天,一个把自己用黑色风衣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坐在我的床前,像个神经病一样,与我聊天。我总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与模样,却十分愿意像他诉说心中这苦闷千肠,好如故人重逢一般。

“神经病!你又来了”!

“我不是病人,你才是”。

他轻言细语,随手拿起了一个梨,用崭新的匕首一块一块削给我吃。

“我也不是病人,我只是看不见而已”!

“我说的不是生理,而是你心里”!

他用匕首最锋利的一端指着我的心脏处,好似再靠近一点儿,就会刺穿我的胸膛。

“你觉得恨他吗”?

“恨谁?罗先生”?

他点点头。

“让我想想啊,我该不该恨他呢”!

“我看见你心里并没有仇恨”!

那把匕首再次指向我的心脏,似乎在示意着我该诚实面对内心问题。

“是的,我不曾恨过他!我甚至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恨他”!

“真是个诚实的好姑娘”!

他放下匕首,双手抱胸冲我满意的点点头。

“你知道吗?那晚我历经一场难眠的黑夜,极力睁眼感受窗外的微光。那样微弱的光芒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它督促着我闭上眼睛爬到罗先生的身旁,搂紧他的双臂,用脸紧贴他的胸膛。仿佛在说着即便终有一日,无论白天黑夜,这五彩斑斓的世界从此将伸手不见五指,我也一定不要心慌。罗先生他必定会做我另一双眼睛,替我看尽万千风景,缤纷人生。然后,陪我云淡风轻,细水长流”。

“那股力量从夜深到黎明,好似一场甜美大梦。最后梦醒了,天也亮了。我睁开双眼,换来眼前一片漆黑。再伸手触摸身旁,却就早已人走茶凉。原来梦终归是梦,他早已将我离弃在这浮华世界之上”。

他突然站立起来,拉开我房间半边窗帘。刹那间,透进来一道刺眼的光芒。

“喂!神经病!你不知道对待一个瞎子好一点儿吗”?

“你不是不可以看见!至少在你的潜意识里你还能看得见我。是你封闭了内心那双眼睛,拒绝了这个世界”!

“你太悲观了”!

“你看,这外面阳光明媚,你难道感受不到吗”?

他接着拉起另外一边的窗帘。

“说说吧!你们的故事”!

他随着坐了下来。我翻了个身,准备了一个最好的姿态,去回忆我与罗先生的生活。我突然发现,自己几乎是已经想不起他的样子来。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才十九岁。那个时候还并不像现在这样老成。穿麻布汗衫,不染头发,不涂指甲,也不穿高跟鞋”。

“那一年我原本美好的家庭破裂,玩了六年的闺蜜也掰了,我仿佛成了这个世界的孤儿。 游走他乡,四处流浪,用最低俗的生活方式过着这花样青春。他是与我截然相反的那类人,优雅,高贵,与我身边的一切格格不入。穿棉布的白衬衣,还有一些性感的小胡渣,笑起来眼神温暖而深邃,他就这样来到我的身边,扑朔迷离啊”!

“罗先生是我对生活认知的启蒙老师。他会在醒来的清晨里放苏格兰的小调音乐,然后伴着去厨房做好营养早餐。他的衣柜里总是摆放整齐,每次打开总有一股阳光的味道。他与大多数人不一样,他偏爱晚上喝咖啡,并且是那种又浓又苦的黑咖啡,他常说,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失眠”。

“我在那最不幸的一年里遇见了他,然而,我还是失去了他”。

……

“哦,对了,呵呵。你知道她与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他说,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像我小时候一样……别再流浪了,这些年够了吧”。

“后来呢”?

“后来?我想不起后来了。我知道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很好,我们应该要结婚的,还要生几个小孩。可是,他消失了,我找不到他了”。

“他肯定知道我会变成一个瞎子,他不愿意与一个瞎子在一起生活,所以他不要我了,对吧”!

我转脸看向黑衣人,他依旧面无表情。模模糊糊中我感觉他眼角闪烁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那颗泪珠带着千丝万缕的情感,似乎在对我说着,这是世人面对悲惨命运常会有的真情流露。

所以,并不足为奇。

“你这是在为我而哭吗”?

我望向他好半晌,他一动不动。最后,那颗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脸颊掉落下来,落进了尘埃里。他抿了抿嘴,将身体凑近过来,一个字一个字对着我耳边说。

“你,真,残忍”!

“你将你承受的所有痛苦都清楚的记得,却唯独忘了那里啊!你难道没有扪心自问,你究竟忘了什么吗?还是说,你逃避了什么”?

他有些激动,似乎这一切他都心中有数一般。

“那么,你还记得你出了车祸吗”?

“车祸?车祸?是啊。。。我们还一起出过车祸啊”!

“那天,他说要带我去个地方,我们一路开了很久,那条路似乎格外的长啊。我们开啊开啊,还一路听着歌儿。后来……后来有辆大货车开过来,然后……他抱住了我,把我埋在他身下,我当时脸朝外,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里进了玻璃渣,很疼很疼……我看不见罗先生了……我不知道他到哪儿去了……他……”

“他死了。”

黑衣人声音低沉的说出了这让人与世隔绝的三个字,轻而易举将我埋好的谎言大梦,拆穿的体无完肤。

刹那间,我感觉自己仿佛一丝不挂的站在世人面前,任他们嘲笑我……捉弄我……指责我……那么多人里面,却唯独没有罗先生啊。

“你说他死了?他怎么会死呢?他不会死。你在骗我”!

黑衣人站了起来,脚步后退。当我想极力去拉住他的时候,梦境又跳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我与他一同来到这样一个画面里。他仿佛穿着罗先生的白色棉布衬衫,领口上方的扣子打开着,露出略显消瘦的锁骨。他站在大雪中央,夜色在四周发出绸缎般撕裂的巨响。

他回首,我清晰的看见他有着被雪染白的小胡渣。可怕的是,他被人挖去了双眼。他没有眼睛,却早已泪流满面。他被去掉的双眼阴暗恐怖,还有割掉皮肉之后,结下的血红色的痂。我知道他的忧伤无比巨大,他哭不出声来。那种绝望如同寒冷冬天里冰面下的黑色潮水,可是,他依然微笑的对我说着。

“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我的双脚似乎被积雪所粘住,挪不开步子。就那样,望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慢慢变得苍白,灰蒙,最后透明一片,一并的溶解在这时间穿梭如水的光芒里。

我在这分外刺眼的光芒里醒来,醒在一间陈旧的,药水味巨浓的病房里。母亲坐在我的身旁,紧握双手,低声抽泣。她的泪水我清晰可见。原来瞎的人真的不是我,我的眼睛它还完好无损的存在着。

“妈妈,罗明他……他是不是……”

“他在抢救的路上已经死了,他,他还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了你”。

她说到这里,我的泪水不自觉闯出泪腺,这种感觉很糟糕,我其实并没有要哭泣,可那泪水不知从何而来。温热的,滚烫的,好似汹涌海水,夺眶而出。

我的罗先生走了,他就这样的走了,不是离开,而是死去。

刹那间我感觉,生离死别就真的是一种切肤之痛。那种由内而外的酸楚,难以克制,内心深处那阴暗的黑森林搅翻了天。我在吐得昏天暗地的同时,却又明白,如今,即便是哭瞎了双眼,也亦于事无补。

那样一次漫长阔别,使得我早已心力交瘁。其实觉得遗憾的并不是生死之差,天各一方那么简单。最痛苦的事儿还是来源于生活,我长时间所依赖的情感已是寻不到寄托。他在一夜之间撒手人寰独留我一人在这人世之间孤军奋战,长久孤独。我打心眼儿里还是认为,他与我同在,大多数时间,还可以与往常一样生活。然而久而久之,这样捉摸不清的因素会化作一种叫做想念的情绪,时间一长,掌心上从此就多了叫做离别的那么一条命运线,每回摊开双手看到的时候,那颗跳动的心就会狠狠刺痛,并且无人诉说。 渐渐的,我觉得自己丢失了很多东西,却并不是爱情那么简单的事儿。

数年之后,我一路玩命奔跑。最后得到梦想的青睐,做了一个出色的女人。会在醒来的清晨里放苏格兰小调,在将要睡下的黑夜无边里,喝那又浓又苦的黑咖啡。我活成了与罗先生一样的人。高贵、优雅,不惧病态阴霾,在看尽了这世态炎凉之后,依旧做个明朗的姑娘。只因我时常见到这样一个画面,我的罗先生站在这段时光的入口,像极了一个遥远空茫之人。我看见他那无处皈依的灵魂,以及内心还愿意为我摊开足够担当的双手。他在雨中强忍泪水,与我转身,没有回头,没有挥手,湿润的空气中只萦绕着他苍白无力却坚韧的话语。

“你要好好成长,长成我梦想的模样。”

看更多独家爱情故事,只在每天读点故事。iPhone/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每天读点故事】下载。如果你没有iPhone,请加微信号dudiangushi收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眼睛受伤后男友狠心抛弃了我,那晚陌生男人却说真相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