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厨房里的女孩:被重男轻女的爸爸送人后,过着噩梦一样的生活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住在厨房里的女孩:被重男轻女的爸爸送人后,过着噩梦一样的生活

特约作者:八佰伴 |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 原题:住在厨房里的女孩

选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我租了一间房子,是那种七八个人一起合租的那种。那天,房东带着我来到她的出租屋里,我仔细瞧看着那不大的空间里隔了俩个木板房,除此之外,就是那种用厨房改造成卧室的。在这间原先是厨房的小空间里,住着一个小妹子。我看着她,她向我报以微笑。她是属于那种娇小的妹子,穿着不是很时尚,也不很老土。开始,我以为她和我一样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她却说,她已经工作一年多了。简单的几句问答后,房东又带着我去看其他的房子。

房东阿姨带我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坐电梯。我不知道她到底在这个小区有多少套房子,只是知道她一定不仅仅在这小区里有房子。房东阿姨说 ,刚毕业的孩子都不容易,当初她的儿子也是一样,刚出来,很辛苦。

她说,她的儿子现在在自己干,开公司。从房东阿姨口语中,我知道,她是北方人,那种爽爽快快的北方人。现在她与她的老伴在负责他们家房子出租的事情,就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她笑着说了句,找个活干,不然就得老人痴呆症了。

后来,我选择了那间厨房住着那个娇小妹子的出租屋里住了下来。我住的那个空间,对,就是空间,我想在这样的地方用空间来形容会好些。如果用屋子来形容这样的地方,或许真的显得有些奢侈。我住的那个空间靠近阳台,光线比其他的地方会亮些,这是我选择它的最主要原因。

在阳台的那两根用来挂衣服的铁丝上挂满了衣服。我分不清哪些是属于这个合租房里的男人的衣服,哪些是女人的。挤在一起的衣服就像挤在一起的我们住的空间一样。而只有挂在上面的女人的胸罩和粉红色的内裤才能让我清楚的知道这是属于女人的。我不知道,哪个胸罩,或者哪个内裤是属于那个住在厨房里的妹子的。

那个妹子,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妹子,也是在这个合租房里第一个与我开口说话的妹子。她要我叫她雯雯。我加了她的微信。她开始说,为什么要加她的微信。我说没什么,就是因为她是我在这座城市第一个遇见的妹子。于是,她就答应了。

后来,我在合租房里,也就只和她会说些话。我常听见她在晚上哼唱歌曲,她唱的很好听,其他住在合租房子里的人都说她唱的好听。但她也知道,不能干扰我们,所以都只是唱到为止。

我每天早上起来刷牙上班,都会看到她。我感觉很纳闷,因为我算是这里面去上班最晚的了,她居然比我还晚。

有一次,我问她。她那时在正在挑逗着一只鸟,我不知道她是在哪里买的,也不知道她为何会选择喜欢鸟。她把那只鸟关在鸟笼子里,那鸟笼子很漂亮,就像一件艺术品一样。我不禁猜想,她或许是在哪个晚上,一个人走在一条阴暗的小路上,她遇见了一个卖鸟的老人,在街边,她看到了,出于好奇,出于对鸟的心痛就买了下来。她对我说,她的上班时间是早上10点钟。说时,眼睛里充满了一种调皮的骄傲感。

在夜晚,她时常会去敲其他人的门。很多次,我都听到咚咚的响声,然后就伴随着她那娇小像是受了委屈的声音。或许在这样的合租房子里用这样的声音去打开别人的门便不会带来怒骂,因为这种声音让人觉她可怜到对她说话只要大声点就是一种罪过。

很多次,我常听到她敲别人的门是为了寻找那只逃出鸟笼的小鸟。她也为此敲过我的门,但却失望而归。我从来没有清楚地看到她的那只鸟,它也从来没有跑到过属于我的空间里来。

在她开着门的时候,我常可以看到她把她的鸟笼摆在她的床上,或许也就只能摆在她的床上,因为那只鸟和那只鸟笼本来就是多余的,在属于她的那个空间里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落可以将它们放下。她挑逗着笼子里的鸟,她会对着那只鸟深情的唱歌。不知为啥,每次看见这样的一幕,我的内心都会涌上一阵心酸。

有一天夜晚,我用电脑放着我喜欢听的那首蒙语版的《乌兰巴托的夜》。她听到了,她跑过来敲我的门,问我这首歌的名字,要我在微信中分享给她。她用了近乎哀求的声音,那时的我突然有了一种犯罪感。

我在微信中分享《乌兰巴托的夜》给她。那晚,她在微信中与我聊到了关于她的一生。

她是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和很多出生在农村家庭里的女孩一样,在家里得不到任何关爱。她说,当时刚生下她时,她老爸就有了将她抛弃的想法,因为她已经是她老妈生下的第4个女孩子了。此前,她老爸对她老妈说,要是再生女孩就卖了,但是一定要生出男孩为止。结果她就是这么不争气,就出生在这么一个不需要她的家庭里。

她说,听村子里的那些老人讲,当初生出她时,她老爸一看是个没带把的,就一脸失望,一个人在村里的那条小路上来来回回地走,抽了好多包烟。

后来,她没有被卖掉,因为她老妈死活不肯。她说,在那时,家里的人都把她当多余的人来看待。不过其实其他的姐姐们,家里的人也并不爱护,在那么一个重男轻女的地方,这都很正常,只是她比她们还要不被看重。

她说,她的出生似乎是对他们的一个打击。因为之前她老爸去找人问过神,为什么一直都生不出男孩来。他老爸得到的答案是:事不过三,过三必得子。而她就是过三后的那一胎,全家人对她充满了希望。可是后来,生出时,她却是女孩。所以全家人对她失望至极,都说她是前世来讨债的。

生出她之后,他爸还是誓不罢休,结果她母亲又怀上了。不过这一次,终于生了一个男孩。那时,她老爸高兴极了。不过,就在生出她弟弟后,她母亲就去世了。

她说,母亲的去世就是她人生的转折。家里的贫困,根本养不起这么多孩子。她老爸跟她爷爷商量了后决定把她转手给其他人,因为她小,给别人好养。失去母亲保护的她就这样做了别人的女孩。

在新的家庭里,她开始上学了。但是在学校里,她经常被人欺负。大家都嘲笑她,说她是个野种。她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大家都以跟她在一起玩为耻辱。那时,她坐在一个小角落里,老师对她也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她成绩太差,她从来没有上过学。

在那么一个孤独压抑的时光里,她时常想着逃课,因此老被收养她的爸妈教训。她说,那时,她想过逃离这样个环境,但是却不知道逃离去往何处。她也找不到那个她出生的地方,她只是记得当时,她的那个爸带她坐了好久的车子,转了一趟又一趟的车子才来到这里。

这里的这个爸时常会打她,在赌钱赌输了之后。有时,喝醉酒了也会打她。这个爸和这个妈时常会吵架,每次他们吵架,她就心惊胆战,生怕他们都打她。

在她上初中的时候,她这个妈因为受不了这个爸就选择了离婚。她说,他们俩都不愿意要她,但是后来法庭把她判给了这个爸抚养。

她说,上初中了,再也没有人说她是个野种了,但是那时她生怕别人知道她是一个被领养的孩子。在学校里,每次一旦提及到关于家里亲人的时候,她都会选择避开。那时,她拼了命地学习,为的就是在自己的心里建立一点儿的自信感。

后来,她喜欢上了隔壁班的一个男孩。那个男孩长得很帅气阳光,在篮球场上,他是很多妹子关注的焦点。那时,她和他擦肩而过,她常会红着脸,低着头,不敢正视他。她说,她常会跑去操场看他打篮球,就默默地看着。在操场上很多妹子都会因为他的进球而高兴地欢呼,而她只能在自己内心为她欢呼,不敢叫出声来。

她说,她不敢跟任何一个人提起她喜欢他,因为她觉得她喜欢上他,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会让他很没面子。

直到初中毕业,她都没有向他表白。那时,她做梦也会梦见他。她说,初中时,她爱上了唱歌,她好想给他唱一首刘若英的《亲爱的路人》。

初中毕业之后,她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这个爸因为赌博欠了一笔巨款,那些人常来家里收账,说还不上钱就拿她去抵押。她见到她这个爸和这些人对打过好几次,每次都她这个爸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那时的她天天都感觉到好无助。

最后,她的这个爸将她抵押给那群人,而也就在那天她选择了报警,也就在那天她彻底变成了一个孤独的人。

她所在的那所中学得知了她的情况,在学校和大家的资助下,她完成了高中学业,考入了大学。她说,她真的很感谢在高中时代帮助过她的那些人。

大学里,同班的一个男生向她表白了。当时是在晚上,那个男生和她在校园里的草坪上坐着聊天,那个男生强吻了她,那是她的初吻。她说,那晚的夜色很美,月亮很圆。她后来真的爱上了那个男生,她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那个男生。可是后来,她发现那个男孩除了她还跟很多妹子发生关系。她说,那时的她差点为此而自杀。后来,在大学里,她就再也没有去谈恋爱了,她对爱情有了一种恐惧症。

大学毕业之后,她就选择了来深圳,在这座城市已经快一年多了,遇见过很多人,遇见过很多事情,一切都在慢慢地变得麻木。

那晚,她跟我用微信聊到了天亮,在天亮时,我们相互说了晚安。我睡了很短的一觉,当却做了一个梦,在梦里见到了她和她的那只鸟,她正提着鸟笼子,笼子里的鸟在不停地叫,而她却在无助地敲着一扇又一扇的门。

没过瘾?看更多独家感人故事,只在每天读点故事。iPhone/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每天读点故事】下载。如果你没有iPhone,请加微信号dudiangushi收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住在厨房里的女孩:被重男轻女的爸爸送人后,过着噩梦一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