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后突然接到结婚前男友电话,再打回去却是他妻子接的,她说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10年后突然接到结婚前男友电话,再打回去却是他妻子接的,她说作者:南秋 |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 原题:我终于奔赴了一场迟到十年的婚礼

选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我在阳台抽烟,微信里有个陌生头像加我。我没有在意,十分钟后手机屏幕亮起来了。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小九,小九,小织女……我说喂喂喂……电话已经挂断。等我再打过去的时候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他得了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老年痴呆。”什么,我的手机滑落到地上,我开着免提却一句话也不敢讲,在地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中午我坐了最快速的航班到长沙,风刺骨地吹着,我没有化妆,没有拿东西,就带了一只愤怒的小鸟。这只鸟是我18岁的时候绣好了送给他的。他是我的挚爱,我把整个青春都送给了他,留下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

出去的时候他们在门口接我,女人看到我露出了勉强的笑脸,我也笑。

“好久不见。”是啊,她点点头。眼前的这个男人拉着我的手“小九,小九,我想你。”他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容,傻傻地看着我,那么一刻,我的眼泪差点滑落下来,我转身,让眼泪夹在我的眼缝里。他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在车上的时候,我抱着他的头,亲吻他的头发。我知道,我无法再恨他了,这一生,除了爱情,还有亲情溶于他和我之间。

“辛苦你了。“女人说。

“怎么会呢。”我微笑。

“小九我们回家吧,小九你看看我啊,小九这个鸟好看吗?”他拿着手上的另一只鸟,这个时候我真的好想嚎啕大哭,我宁愿他是疯了,是傻了,是病了,明天就会好起来的。事实是他真的疯了,傻了,病了,明天也许不会好起来了。

他是我的挚爱啊,曾经高高在上虐了我一整个青春,虐得我现在还喘不过气来的挚爱啊。这一生里我唯一爱过的男人啊,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前面开车的女人是他的妻子,也就是10年前抢走我挚爱的人,以前我恨不得杀死她,恨不得他家破人亡,更恨不能和他在一起。而如今这种感觉早就已经消逝,不复存在,慢慢淡出了我的生活。每个人都会有不得已的苦衷,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我好庆幸他还认识我,我更庆幸他知道我是小九,对啊,我就是小九,你唯一的小九。他知道的我们差了九年,于是我就变成了小九。只有他知道我是小织女,因为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绣了一只鸟给他,我说他特别像愤怒的小鸟。

“小九,你怎么哭了啊?”他擦去我脸上的泪。

“没有哭啊,风太大了,关窗就好了。”他靠在我的肩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他这样多久了?”我问

“很久了,三个月前的时候就经常忘记拿东西总是丢三落四,开始抽搐,我们去看过。医生说是阿尔茨海默症。”女人叹气。

车子开在盘山公路上,我希望我们统统掉下去,不留一丝生命迹象。可是没有,我们安全到家了。他带着我去他的房间,“小九你看啊,这些是什么……?”我看到了我送给他的埃菲尔铁塔,小熊,我撕碎的照片墙,我们的火车票,以及更多。我好想呕吐,眼前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我站在硕大的房间里只感觉我在往下沉,在掉进漩涡中挣扎。十年来我朝思暮想的人就在我眼前,我夜夜痛哭的人就在我眼前啊。我跑上去抱住他,吻他。在他肩膀上流泪。

“小九,我饿了…”

“好,我们下去吃饭吧。”他牵着我的手下楼,这样的温度在这一个世纪里都不会有了。

吃饭的时候他要我喂他吃,还围了一个小肚兜,我一口一口喂他如何18岁的时候他一口一口喂我一般。他把饭洒了一地,我蹲下去捡起勺子,却再也站不起来了。晚上我躺在他的身边,默默地看着他。他紧紧皱着的眉头还是和我当初见到他的时候一样,那么迷人。他紧紧抓住我的手,我抱着他睡了一夜。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你笑着对我说“我来娶你了,小九。”我微笑着,眼角都是泪。他醒过来擦干我的眼泪,“小九不哭,小鸟抱着你睡哦。”

“嗯。”

在他怀里我哭得更放肆,就像当初他离开我结婚一样撕心裂肺,绝望至深地哭。我真的好羡慕他,他在一点点遗忘,他可以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只要他说出一个小九我就要沉入地狱一次,那种感觉此生不会再有了。他拍着我的背“我会保护你的,小九。”他紧紧抱住我,我只有点头看着他。我的左手无名指戴着一枚戒指,戒指是18岁的时候他送给我的。而我也就接受了我已经结婚了这个事实。夜越来越深,我越来越沉。我像是奔赴了一场迟到十年的婚礼。

我走的那天他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找小鸟。他茫然地点点头。

“再见,小九。”他冲我微笑

“再……见……小鸟,”我心里哭了一百遍,再见小鸟。

那天阳光明媚,他的笑很温暖。这一刻我承认我心疼了。

没看够?我们已经积攒了1002个故事,放在每天读点故事APP里,iPhone/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每天读点故事】下载。如果你没有iPhone,请加微信号dudiangushi收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10年后突然接到结婚前男友电话,再打回去却是他妻子接的,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