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查出肺积水死活不住院要回老屋,到家我才知这有他放不下的人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外公查出肺积水死活不住院要回老屋,到家我才知这有他放不下的人谈客特约作者:dear木木 |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 原题:一碗红烧肉

选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001】

外公被检查出肺积水的那一天表现得格外的慌乱,比三年前外婆做脑溢血手术的时候还要慌乱和不知所措。

我刚好在医院见习,听说他到了医院我连忙跟主任请了假下去找他。刚到门诊大楼就听到他跟母亲还有医生在争吵。

医生看到我来了,连忙跟我解释:“你外公的病情很严重,今天就要住院,这几天必须马上做手术将里面的积水想办法引流出来,但是他老人家很固执,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做工作说服他,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连忙点头。外公他的确很固执。

将母亲和外公带出了医院的门诊大楼,看着他们父女两个像是战士又像是宿敌各占一方不肯低头僵持的样子,我不由得又觉得好笑,两人的固执真是如出一辙,不愧是一家人。

外公拒绝治疗拒绝住院,而且他还要立马赶回老屋,母亲始终沉默着也不愿意松口。

我将泡好的茶放到外公的手里,向所有医生一样跟他解释:“你的手术风险并不高,这样的手术医院一天最少要接二十趟,而且我妈给你买了医保,医药费我们能够承担。”

外公好半天不说话,等了好久好久才问我:“现在能跟外公回一趟老屋吗?”

我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在我妈的身边又劝了劝,这才拿了车钥匙送他回老家。透过反光镜我看到他一路上眼睛紧紧地盯着车窗外面好像在追寻什么东西,等了好半天他突然像是寻找到了宝藏一般朝我招呼:“停车,停车,我要下去。”

我连忙停车给他开了车门,外公就像个孩子一般,看到我把车门打开连忙跳了下来,就朝着街对面疾步走去。

我这才注意到,街对面是一家专门卖红烧肉的店。

红木雕漆的牌子挂在店门口,只是可能经过了太多的岁月,遭受了太多的风吹雨打。那块牌子上面的红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也像一个耄耋的老人虽然看上去有些战战兢兢却依旧守候在那里。

店里只有一位师傅,师傅的年纪看上去跟外公差不多只是身子骨看上去却比外公要硬朗。“老师傅,我要一斤红烧肉瘦多肥少。”

外公将手里一张五十的人民币给了老师傅,可能是因为那张人民币从上车开始便被外公攥在手里的缘故此时已经变得汗津津的了。

师父从做好的冷冻箱里拿出一盆已经煮好的红烧肉麻利地蒸热打包交到外公的手上笑着说:“看,专门儿给您准备的瘦多肥少。”

外公小心翼翼地将那一盆红烧肉护在怀里,像是抱着一个不足月的孩子一般,直到确定自己抱稳了这才朝着老师傅道谢,催促着我回去。

【002】

半个小时后,我就回到了我阔别已久的老屋。

院子外面那一排排的梨树桃树已经全部没有了,却种着艾草,进到院子里面满是艾香外公下了车抱着红烧肉就朝着小房间里面走。

小房间里没人,连忙又朝着大房间里找去,一边找一边喊,这才看到外婆拄着拐杖慢悠悠地从堂屋的里面走出来。

外公连忙走过去扶她坐下,回身就进了堂屋,从里面端出一个小碗出来,念叨着外婆:“不是说了我会回来的吗?你怎么还吃冷饭?”

外婆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满眼无辜地望着外公:“这饭也是要吃的呀!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冷饭也是能吃的!你不是说要去治病的吗?你怎么就这么快回来了呢?”

外公将买来的红烧肉像是变戏法一般摆在外婆的面前:“我没事,就是那些医生老是喜欢吓唬人,真没事,咱们吃饭。我带了新鲜的红烧肉回来。”

外婆不依外公的:“我不信,你肯定是以为我没饭吃。我都说了,你多煮一点,我吃几天没问题的,我喜欢吃冷的。我啊,真的没事儿,大夏天的吃着冷饭还舒服一些。”

外公将碗里的冷饭端到屋里去热,不一会儿就端了三碗热饭出来。我们三个人人坐着,期间外婆跟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家常。

吃饭的时候,外公总是将一块块的红烧肉夹到自己的碗里,然后用筷子细细地将肥肉和瘦肉分离开,将肥肉留给自己,瘦肉跟皮就夹到外婆的碗里,一边还一个劲儿地往我的碗里夹菜。生怕我会吃不饱。

看着外公忙进忙出的背影,我终于找到了他不愿意做手术的理由。

因为这所小小的房子他放心不下,这里有个人,有个他放不下的人,他不是害怕手术失败,他不是害怕离开这个世界,他害怕的是当他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从此再也不能看着外婆,怕她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怕她每天没有热乎乎的饭菜。

【003】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个晚上,外婆突发脑溢血倒在了病床上。

尽管她没有经过开颅,但是经过那一场大病,使她永远地丧失了劳动力,从全身插满管子,到失去记忆再到恢复记忆,然后到可以慢慢行走的每一个过程,外公都在。后来,外婆终于渐渐恢复力量,却仅限于颤颤巍巍地端一把椅子摆好。

为了外公的治疗问题,外公和外婆两个人在房间里争执不下,外公坚决不肯治疗,外婆一定要他去治疗。最后还是洗完了碗的我进去调解。

我跟外公保证,不到两个星期一定可以出院。在此期间,外婆住在我家,白天我送她去外公那里,晚上再接外婆去我家休息,经过我再三的保证,外公才总算是勉强同意了。

外公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解释,眼里夹着泪水:“我不是犟,只是把你外婆一个人放在家里,她就真的只能吃冷饭了,你妈跟你舅舅他们忙不说,他们煮的饭做的菜你外婆不喜欢,也不适合上了年纪的老人。”

我不断地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我是明白的,因为放不下所以离不开,这本就是人之常情。

两位老人都跟我来了医院,但是事情却没有想象的那般顺利。

外公被人推进手术室,外婆就坐在手术室的门边等着,只要看到出来人,不管医生还是护士都要跑过去问一句:“怎么样了?情况还好吧?”

外公被移出手术室到病房,她便跟着到病房,母亲看着她一个人不放心,便让她先到家里休息等着,但是外婆天天看到我的一句话就是:“你外公怎样了?他今天吃饭没有?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你能不能下午带我去他那里?”

面对她这么多的担心,我实在狠不下心来,只能跟我妈打电话,问她能不能请两天的假。

没想到我妈的工作正值高峰期,老板不愿意批妈的假还一边朝着我抱怨:“你说家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她怎么就是非要跑到医院呆着呢?医院里空气又不好。”

妈妈果断辞职了。

【004】

我每天上午七点将外婆送到外公的病房里去,等到中午给外公送饭的时候,再将外婆带回来,让她吃完饭吃点水果再送回去,如此这般来回地跑,外婆为了能每天见到外公,还算配合。

过了几天,医生看了外公的伤口情况后,宣布外公可以慢慢地走动走动,我妈听到这个消息松了一口气,外婆高兴得手舞足蹈。

结果第二天,两老一个拄着拐杖,一个一手提着尿壶一手拿着外套,两个人竟然从医院的八楼走到了我家。

两人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根本就没有进过城市,更是不知道电梯这样高级的东西是怎么用,硬是一步一步从八楼的台阶走了下来。

我妈急得火冒三丈朝着两人就骂:“你们是越活越回去了吧?伤口还没愈合就敢从八楼走下来?不要命了?”骂完,便心急如焚地将二老送回医院。

不出所料,外公好不容易在愈合的伤口又裂开,只是他害怕外婆担心这才一直没有开口说。外婆坐在一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不停问外公:“很疼吗?很疼吗?”眼里有浑浊的泪水在不停打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经过半个月的休养,外公的身体总算痊愈,出院那天自己牵着外婆上了我的车。

本来是要让外公在我家休养,可是不管我母亲如何挽留,二老都执意要回到老屋去,拗不过老人家的心意,母亲只好答应。

路过那个专门卖红烧肉的店门口,外公依旧让我停了下来,还是那个师父,还是那块红木雕漆的牌子,还是那句老话:“老师傅,我要一斤红烧肉,瘦多肥少。”

这一次,外公没有等回家,就和外婆两个人直接在我的车上吃了起来,还一边吃一边问我要不要一起吃。

我摇摇头,看着这一幕眼睛有些酸胀。从反光镜里看着他们,我不由得想,有多少人可以一辈子都坚持一件事?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

到老屋的时候,艾草依旧散发着我喜欢的艾香。房子藏在夕阳下,看着二老的背影突然我有了一种留下来的冲动,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车子发动,我朝着来时的方向出发……

只是,不能停下又怎样呢?

他们还是会走到天长地久的。

没过瘾?看更多独家爱情故事,只在【每天读点故事】APP。iPhone/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每天读点故事】下载,520个爱情故事等你来看。如果你没有iPhone,请加微信号dudiangushi收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外公查出肺积水死活不住院要回老屋,到家我才知这有他放不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