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农村数十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诈骗百万获刑

看到他们用大数据玩[一元夺宝],我才知道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山东农村数十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诈骗百万获刑

交完彩礼钱,牛志忠几乎身无分文,家里的沙发、茶几、衣柜都是凌光辉买的。

山东农村数十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诈骗百万获刑

牛志忠翻看凌光辉留下的挎包。

山东农村数十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诈骗百万获刑

牛志忠落了个人财两空。他娶的越南媳妇跑了,而他为了付彩礼欠下4万多元债,还了两年多,上个月才还完。

直到10月28日见到记者,这位山东冠县梁堂乡后何仲村的村民才惊讶地获知,自己娶的越南媳妇真名叫凌光辉,而非其自称的王晓兰;凌光辉当时已55岁,而不是其自称的38岁,足足年长他26岁。

京华时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凌光辉系越南籍,嫁入中国广西后于10多年前离开广西。2013年7月,时年29岁的牛志忠用6.5万元将凌光辉“迎娶”进家。与牛志忠共同生活的10个月内,凌光辉直接或间接介绍了至少18名越南女子,其中多人又介绍其他人“嫁”给当地未婚男青年,诈骗彩礼钱,涉及金额从3.9万元到7.6万元不等,累计近百万元。凌光辉及文体英、何仙明3人先后落网,今年7月13日被冠县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2年、7年和1年8个月。但凌光辉的其他下线及其上线陈海琼均在逃。

记者调查发现,当地适婚年龄男女比例失调、彩礼偏高,又有女青年在外打工嫁到外地,导致很多男青年娶不到媳妇,给越南新娘诈骗提供了可乘之机。

东拼西凑娶上越南女

冠县位于山东、河北交界处,紧邻河北省馆陶县。后何仲村的牛志忠,10月份刚还完借来的4万多块钱的彩礼钱,从那场诈骗中抽出身来。

被诈骗,是因为他想给自己娶媳妇。2013年7月初,同村人告诉他,前何仲村有人可以介绍越南媳妇,给钱就能娶回家。当年7月5日上午10点多,他和嫂子一起去前何仲村的王强家,当时王强的妻子王平、王平的婆婆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在家。

那个女人并没给牛志忠留下太深刻的印象,除了她看起来比自己年龄大。

王平说,这个女人叫王晓兰,是她的姐姐,刚从广西过来,是越南人,但普通话说得却比牛志忠标准多了。

牛志忠问,“你家是哪里的?”王晓兰答,“我家是越南的,和中国的广西隔了一条河”。“那你在边界上生活?”“嗯。”

牛志忠看了王晓兰递过来的身份证,但除了照片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其他信息是越南语写的,牛志忠什么都看不懂。王晓兰告诉牛志忠,自己38岁,结过婚,有个5岁的女儿,因为在那边过得不好,丈夫经常打她,她受不了,就出来了。

坐在面前的王晓兰年龄明显比自己大,牛志忠又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但又想到了自己的家庭条件。

他15岁时,父亲因急性脑血栓去世,一年多后,身患心脏病、肺结核的母亲也离他而去。给父母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他不得不辍学,为了谋生在17岁开始跟着同村人在附近村子做建筑小工,搬砖、和泥,一天挣14块钱。19岁,他开始到外地打工,先在天津做了两年,给挖掘机做保养,又去北京做了1年的送水工、工地小工,这3年每个月的工资都是1000多元。

2006年,22岁的牛志忠用打工攒下的2万多元钱买了砖头放在家里,准备等挣了更多钱后自己盖房子。这一年他在冠县一家汽修厂工作,之后又去了青岛,在一家手套厂打工,但一年到头只拿到2000多块钱工资。后来他又去辽宁鞍山做了一年的建筑工,同时张罗家里盖房子的事。2009年,房子盖好了,他又开始忙装修,但手里没钱了,只能临时挣钱贴补到装修上,从2010年开始在冠县的一家钢厂上班,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就这样,装修断断续续持续了3年,到2011年才装修好,几乎未剩下一分钱。

到了2013年,29岁的牛志忠还是独身一人。每年都托人找对象,但很多女方家庭忌讳他父母都不在了,认为他家经济条件不好,没有楼房也没有车,都不同意。

想到这些,牛志忠觉得自己只要能找到媳妇就行,总算不会打一辈子光棍了。

王平说,彩礼钱要7万。但牛志忠一共才有2万多块钱,几经还价,彩礼钱定在了6.5万。2013年7月5日当天,牛志忠先给王平付了600元的“订婚钱”,回家后赶紧东拼西凑,找亲戚借钱,“他们也想让我的日子好起来,二话不说就借了”。

第二天上午10点多,牛志忠和嫂子、姨妈一起,带着6.5万元来到王平家中,把钱给了王平,王晓兰也跟着牛志忠回家了。当晚,王晓兰给牛志忠做了饭,两人住在了一起。

次日一早,王晓兰说要和王平一起把钱汇给母亲。牛志忠和她俩一起来到县城的冠宜春路邮政银行,姐妹俩进去汇款,牛志忠在外面等着,“我也不知道他们给谁汇了多少钱”。

牛志忠想和王晓兰的母亲通个电话,但王晓兰不让,她说语言不通,说话也听不懂。

百般推托不领结婚证

2013年7月7日下午4点,牛志忠请的3天假到期,就去钢厂上班了,他本以为日子会变得好起来。但他接到了哥哥的电话。当时天色刚黑,正下大雨,哥哥在电话中说,晓兰不在家,到处找都找不到。牛志忠立即给王晓兰打电话,但对方已关机。半夜12点后,牛志忠下班回到家,家里又只剩他一个人。

他后来听说,王平在当天下午让公公送王平、王晓兰以及王晓兰的另外一个妹妹去县城办事,公公先回来了,但那3名女子始终未归。

王平也是在此一个多月前经当地媒婆介绍过来,自称家是越南的,前何仲村30岁的王强花了8万把王平接到家。

王晓兰和王平的电话始终提示关机状态。牛志忠和王强都想报警,但又不敢,他们听说这是拐卖人口罪,买卖同罪。人财两空,牛志忠只能认命,继续工作,挣钱还债。

他没想到,一个多月后接到了一个归属地显示为广西钦州的手机号来电,电话刚接通,他就听出来对方是王晓兰。

“我问你干啥去了?她说回家了,她妹妹王平拿着彩礼钱,不让她打电话过来,她不敢打,但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她这样说我就信了,也没追问”,牛志忠说,王晓兰告诉他自己过几天就回来。牛志忠希望她能带上户口本、身份证等证件,回来后两人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但对方说,因牵扯到跨国结婚,她的户籍信息想要调到中国非常复杂,需要半年时间,太麻烦。牛志忠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又信了,两人始终未领结婚证。

又过了一个多月,王晓兰独自一人在中秋节前两天回来了。王晓兰说,自己这段时间在家插水稻。为何不辞而别?王晓兰还是那套说辞:妹妹不让打电话不让告诉他,牛志忠也没再追问。他想,既然回来了,应该就能好好过日子,追问太多也没意义。

王晓兰开始每天给牛志忠做饭、洗衣服、做家务,邻居也夸王晓兰勤快。因为白天几乎都在上班,牛志忠也没见王晓兰和外人接触,但知道她的电话打得特别多,“她有两个手机,每天都会打很多次,每次基本上不低于半小时,不知道说的是广西话还是越南话,我什么都听不懂”,牛志忠说,自己曾经问过王晓兰在跟谁打电话,王晓兰回答她在跟自己在南宁做生意的表姐打电话聊天,有时说在给别人介绍对象挣钱。

牛志忠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也猜不出什么问题。他挣的工资要还债,王晓兰花钱添置了沙发、衣柜、茶几等家具。她还时常抱怨牛志忠穷,日子不好过,但牛志忠也没办法,“没钱,腰板也硬不起来”。

又过了一个多月,王平也回到了王强家。王强发现王平经常用方言跟别人打电话、经常去找王晓兰,她们说的话都听不懂,王平还有两次分别领了四五个不同的越南女子去他家,说是从广西过来的给附近村子的人介绍媳妇的。对于王平的这些举动,王强很反感。他感觉王平的心思不在这里,不知道每天在做些什么,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王强开始动手打她,一个多月后王平离家,再未归。

王晓兰则一直呆在牛志忠家,两人相处还算融洽。牛志忠曾问起过王晓兰的过往生活,但均被对方含糊蒙混,两人几乎未有过深入聊天。

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然而王晓兰却始终没闲着,先后给周边村镇的10名多未婚男青年介绍了越南媳妇,并收取彩礼钱。

2014年2月16日,王晓兰通过当地媒人把阿花介绍给冯建军。冯建军的母亲说,当天共交给王晓兰彩礼钱6.6万元,加上另外5个媒人每人1000元,家里共支付7.1万元,把阿花领回家。

阿花自称越南人,23岁,是王晓兰的表妹。在冯建军母亲看来,阿花嘴很甜,“爸爸妈妈”叫得很勤,还为家人做越南菜。阿花平时不爱打扮,来家后不怎么花钱,还和冯建军一块到附近的纺纱厂做工,两个人关系看起来挺甜蜜。

阿花嫁到白官屯村后,也和王晓兰一同做起了媒人,并在2014年4月初带来了何仙明和阿红。当年4月4日,冠县辛集镇杨洼村的杨松林用5.5万元将何仙明领回家,贾庄村的陈江涛用6.6万元将阿红领走。杨松林的父亲说,何仙明也经常带越南女子来家里,说是要在当地嫁人。

然而,进门不久后,这些越南媳妇集体出逃了。

2014年4月14日早上7点,王晓兰给即将下夜班的牛志忠打电话,说去县城办事。但上午11点多,她又给牛志忠打电话说,嫁到河北的一个妹妹和丈夫家人打架了,丈夫要把她赶走,让王晓兰拿钱赎人。对方要价5万,她只有4.5万,需要牛志忠再拿5000。牛志忠想到事态紧急,赶紧去亲戚家借来5000元交给来拿钱的王平。

王平走后没多久,牛志忠再给王晓兰打电话,对方手机已关机。而王强说,王平在2013年底离家后再未回过家。

几乎同时,30多公里之外辛集乡几个村子,越南媳妇的出逃也开始了。这天早上,白官屯村的冯建军刚娶进门两个多月的阿花,以要跟杨洼村的一个朋友去买衣服为由骑车离家。杨洼村杨松林家刚进门10天的何仙明,以“要送两个妹妹走”为由,让杨松林送她和另外两个尚未在当地找到对象的越南女子到辛集乡搭车。杨松林送走3人返回家中后,却发现何仙明已带走所有个人用品。杨松林预感不妙,立即联系介绍人阿花的丈夫冯建军,冯建军亦发现阿花的手机已关机。而贾庄村的陈江涛也发现无法与阿红取得联系,3人和杨松林的父亲一同赶到辛集乡找人未果,遂到冠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这才发现,刑警大队已有七八人和他们有相同遭遇。

据警方向京华时报记者提供的消息,在此前的4月13日,王晓兰接到在河北邯郸的越南籍妇女打来的电话,获悉邯郸警方开始调查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妇女,就打电话通知了其他越南籍妇女。

据法院判决书,当天同时消失的还有河北馆陶县魏僧寨镇赵官寨村杨盛娶的郑小红、路桥乡果子园村秦玉伟娶的洪小花,以及冠县兰沃乡后王羡村孙少杰娶的王明明、工业园区马宋店村马超杰娶的王婷婷,还有冠县东古城镇正疃村吴辉娶的王小玲、后田庄村张跃文娶的李婷婷等人,这几人均由王晓兰介绍。

何仙明供述,王晓兰去年4月份给她打电话,“让我从广西南宁过来到冠县骗人”。2014年4月14日当天,王晓兰给何仙明打电话,让何叫上阿花一起逃走。

牛志忠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直到王晓兰离开半个月后,警方找他了解情况,他才知道王晓兰已在当年4月29日被抓。

组织复杂交替作案

此案经立案后,冠县警方曾赶赴广西等地展开侦查,先后抓获越南籍嫌疑人凌光辉、文体英、何仙明3人。警方表示,由于涉案人员众多,使用假名、化名联系,关系网较为复杂,且交替作案,涉案地域广、作案跨度大,加上语言不通和翻译不便,给案件侦查带来多重困难。

京华时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在和牛志忠相处期间,王晓兰先后介绍梁秀兰、文体英、李美和、阿花(化名)、王婷婷(化名)、王小玲(化名)、何仙明7人,文体英介绍王明明(化名)、无名越南女子、小红、海虹、洪小花(化名)、郑小红(化名)、袁海丽7人,李美和介绍李美花(化名)、李婷婷(化名)2人,何仙明介绍阿红及另外一名女子,共18人给当地未婚男青年做媳妇,以介绍婚姻为由诈骗彩礼钱,涉及彩礼金额从3.9万元到7.6万元不等,共计近百万元,文体英及李美和、何仙明所得部分诈骗款均交给了凌光辉。

凌光辉即是牛志忠“迎娶”的王晓兰,在广西浦北县张黄镇十字村被抓,出生于1958年,与29岁的牛志忠相识时不是38岁,而是55岁,其户籍地在广西浦北县小江镇西塘村。据西塘村村主任介绍,凌光辉系从外地嫁到西塘村,但不确定是否从越南嫁过来,她已离家10多年,丈夫已经去世,20多岁的儿子在广东打工。警方证实,凌光辉为越南籍,有中国户籍登记。

文体英于2014年4月30日在冠县东古城镇杨召村一农户家中被抓,其出生于1976年,国籍不明,自称系越南人,但侦查机关通过越南官方渠道却查询不到其信息。

杨松林在何仙明离开月余后外出打工,不久接到何仙明电话,“说她在南宁的亲戚家,希望我能去找她。我也担心有危险,但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就去了”。两人在南宁摆地摊卖蔬菜,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

2014年8月5日,杨松林奶奶去世,何仙明拿着杨松林的身份证去南宁火车站买车票,被警方抓获。

广西驮卢镇政府工作人员回复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何仙明10多年前从越南来到广西崇左市打工,2002年左右嫁到驮卢镇渠邦村,并在当地落户。何仙明已离家七八年,其家人上个月才获悉她已被判刑。

警方表示,介绍凌光辉嫁给牛志忠的王平真名叫陈海琼,已于去年4月被网上追逃,其他涉案的非法入境越南籍妇女,无任何有效身份证明,不使用真名,居无定所,警方对其追逃面临极大困难。

凌光辉被抓后已分两次上交62.5万元赃款,文体英也已分两次上交赃款20万元,侦查机关已分批上缴国库。警方介绍,具体诈骗数额很难确定,对于涉案赃款是否应该退还给被害人,因此案件有些具体情境非常复杂,无法确定赃款具体属于哪些人,且找不到法律支持,专门请教了山东省高院和省检察院后,决定上缴国库。

今年7月13日,冠县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凌光辉有期徒刑12年,文体英有期徒刑7年,何仙明有期徒刑1年8个月,对3人还分别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8万元、1万元。

失调的比例与沉重的彩礼

冠县人民法院研究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地此前并未出现过以介绍越南新娘为由进行诈骗的案子,此案是进入法院范围内的唯一一起。

他分析称,当地未婚青年男多女少,又有一些未婚女青年外出打工时嫁到外地,更拉大了本地未婚青年的男女比例。且近年来冠县离婚率有增高趋势,离婚后女青年再婚较容易,但男青年因为彩礼、婚礼花费等导致家庭财力下降,加上年龄偏大、又是二婚,更不容易再婚。这导致部分男青年很难娶到媳妇,为越南新娘诈骗提供了土壤。

梁堂乡50多岁的媒婆王凤(化名)说,近年当地彩礼上涨较快,一般家庭的男青年很难娶到媳妇,“(我们这里)10个女的,有9个要求男方有楼房有车,还要求高个子、工作要好。如果只是普通工作,还嫌你没本事呢。”

她说,十多年前,当地婚龄男女的比例还在持平状态,彩礼才几千块钱。自己儿子在2009年结婚时,彩礼刚6000元。但此后,彩礼先是涨到8000,又涨到1.1万、3万,近三四年涨得更快,6.6万、8.8万,“今年连6.6万的都没听说过,还有的要到了10多万,小妮儿都去哪儿了呢,怎么这么少呢?”

多名村民表示,当地很多村子都有大龄未婚男青年,“哪个村都有好几个,家庭情况中等的都很难娶到媳妇,越来越难”。

京华时报曾报道,去年11月底,河北邯郸市的曲周、广平、馆陶、肥乡等县也出现过上百名越南媳妇集体失踪的案例。安徽合肥出现5名越南新娘在骗取50万元彩礼后集体逃跑,月余后这5人中有3人已被警方从广西抓获,因涉嫌诈骗犯罪在今年10月底被移交审查起诉。

冠县警方表示,我国很多地方尤其是农村,有不少婚龄男性人口属于单身,而在越南、柬埔寨,多种原因导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性比男性多,她们就想嫁给我国的“剩男”,由此也造成了我国多地涉外婚姻和投诉纠纷日益增多。此案中,这些越南籍外来妇女没有有效身份证件和入境手续,均涉嫌非法入境。有的群众在“迎娶”此类人员时,已知道对方没有合法身份,也没有到民政等部门进行登记或询问。警方希望群众增强防范意识,“毕竟和不明身份人员结婚存在被骗风险,且可能涉嫌收买拐卖妇女罪”。

今年10月28日,牛志忠从记者口中得知,王晓兰的真名叫凌光辉,他很惊讶。他用10年打工积攒的钱盖好了房子,现在还是只有他一个人住。他说自己对凌光辉没有怨恨,“恨也没用,或许我上辈子亏欠她,这7万块钱是在还上辈子的债,12年后她出狱时,都快70岁了”。

如今,他刚还完接凌光辉进门时欠的4万多块钱,他正在努力上好每一天班,重新攒钱。对于娶媳妇的事该怎么办,他说自己并不强求,“有媳妇更好,命中没有也没办法”。

他的微信昵称叫“我想有个家”,个性签名是“路在脚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出现的被骗者均为化名)

京华时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东农村数十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诈骗百万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