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碎_900字

32人浏览 / 0人评论

  风很大,很暖。

  我和同学吃着冷饮,瞥见路边站着一群人,满身污垢,看样子刚干完活下班。学校附近有很多工地,我们看到那些黝黑的散发着汗馊味的农民工是通常会冷脸走开,甚至会在嘴角带上一点鄙夷的神色。

  “小姑娘。”那群人中的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叫住我,沙哑的嗓音中夹杂着浓浓乡音,“你知道菜场怎么走么?”

  我和同学愕然得对视一眼,显然想不起来哪有菜场。那男子却是误会了我们,急急说道:“我们就在这附近做工,昨天听工友说这儿个有个菜场便宜几毛钱,今天过来看看。”他双手握在一起微微摩挲,脸上是申辩的表情却露着近乎讨好的笑容。头低低的,毛糙稀疏的头发在风中凌乱摆动。干燥蜕皮的嘴唇嚅着,卑微的姿态忽的让人心头一颤。

  “可能在小区里吧。”同学指着方向。男子连忙点头道谢,宽厚地对我们笑了笑,领着一群人向小区走去。他身后一个被抱着的小男孩趴在母亲肩上,一直盯着我的冰激凌,目光久久不肯移开。

  “小区有菜场吗?”

  “猜的。”同学无谓地耸耸肩,走开了。

  我不由地回头望去。满街的私家车,欢欣的学子沦为背景,他们成了我眼中一朵灰色的云。外面的世界充斥着繁华的漩涡,空气中弥漫着骄傲的奢侈。那都与他们无关。他们的天地是生存,漠视和自卑。那个男子在身为他后辈的我面前习惯性地露着卑怯,那个孩子的眼眸中满是浓郁的渴望却也只能是渴望。他们走在那里紧密地围成小团体,我们无法融入,这是他们对这个世界单薄,也是唯一的抵抗。

  他们漂泊如尘埃,他们伶仃如浮萍。

  因为没有钱不能接受教育,因为没有教育找不到工作才没有钱。恶性循环。黑色的铁环捆绑着他们,冷漠和刁难攻击着他们的血肉。他们的汗水是宣泄,他们的血液是呐喊。他们张开嘴没有发出声音,却依然是撕心裂肺,精疲力竭。

  人们都说,穷途末路是最坏的结果,可仔细想想,这个社会哪有路给他们走?哪怕穷途,哪怕末路!

  我懂了他们,我也终会忘了他们。我所期待的是有朝一日,社会能够懂他们。从简单的歧视,到宽广的胸怀。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所幸,我已走过。不幸,更多人还未启步。

  他们的背影,不是绝望,不是悲痛,不是愤怒,也不是怨恨——而是一种带着悲伤的期待。

  那天的风,忽然碎了。

 

    星海实验中学高一:钱晓敏


------------------------------相关文章推荐 ------------------------------
_900


_800字
  好大的风……   今年的风,似乎跟往年不同了。记得以前在球场上奔跑,也没觉得风的存在,那时我竟然没发现自己在追逐风。回想起来,才发现,那是自由的味道,没有拘束,没有压迫,只

_900
  站在忙忙大地间,   听风诉说的箴言;   耳畔萦绕声声曼妙,   心中泛起丝丝寂廖;   看晨曦微露光辉,

碎碎的蓝色_800字
  凉风浸透温热的血液,寒冷开始蔓延……站在文理分科的岔道口,我迷茫了!   ——题记   破碎的蓝



碎碎的时间_550
  曾经把自己久久地埋藏在孤独的黑暗里。很深很深的孤独。总想把所有的痛苦和快乐都揉进湿润的梦里,把所有的烦躁和静谧都揉进干涩的指缝间。   清晨,看着窗外飘散的雾气,似影无形。

验证码: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