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荣誉

27人浏览 / 0人评论

军人的荣誉

四合的暮云如一个巨大锅盖罩下来。凛冽的寒风吹过辽阔的江淮大地,卷起千堆雪。咆哮了一整天的隆隆枪炮声如一位骂街累了的泼妇气呼呼地停下来,意犹未尽地喘息。战场上到处是一股刺鼻的硝烟味儿……

此时,“虎贲师”上下所有官兵都明白:他们这支国军中所谓“王牌中的王牌”、战无不胜的“虎贲师”已经和周边几十万国军一样,彻底陷入解放军两大野战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师参谋长龙啸风匆匆走进师部,再次向师长关一飞谏言:师座,不能再犹豫了。趁我“虎贲师”主力尚存,应该赶紧组织突围,不能再顾及周边那帮“缩头乌龟”了。我师“特战团”至今建制完整,就由我带领他们打头阵,为光荣的“虎贲师”杀出一条血路!

师长关一飞还在犹豫,这个本非军旅出身的“虎贲师”师长,实在是太缺乏军人必备的那种果敢与决断。若不是久经战阵的原“虎贲师”师长因“通共”嫌疑被拿掉,这个位子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

“特战团”是杜长官在血战昆仑关之后集全军之精锐创建的一支特种作战部队,向来被最高当局视为“命根子”。东北战场国军廖兵团两大“王牌军”生死存亡之际,杜长官也没舍得把他们投入使用,而是先行一步空运回关内编进“虎贲师”序列。如今,终于到了他们一显身手的时候……

不行!就算“特战团”能为全师杀出一条血路,破围之后,恐也死伤十之八九。到那时,我们如何向杜长官交代,如何向党国交代?没有杜长官命令,本师长决不能拿“特战团”当敢死队用!已经火烧眉毛,关一飞还在固执地等待命令。

龙啸风真急了:我的师座,共军进攻暂时停止乃是他们在我“虎贲师”的拼死抵抗之下伤亡惨重需要休整。一旦共军缓过劲儿来摸清我们就是他们恨之入骨的“虎赍师”,全师上下所有将士将死无葬身之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没有杜长官命令,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全师弟兄一点点被共军消耗掉?

昕了参谋长近乎喊叫的谏言,师部所有参谋都停下手头儿忙碌着的活计,眼巴巴看着他们的师长。现在整个战场国军都在各自逃命,只有“虎贲师”还在珍惜所谓军人的荣誉,顾全整个战局拼死抵抗。可眼下的情况不说一个“虎贲师”,就是十个“虎贲师”又能独扛大梁多久?如果不赶紧突围,拼到最后只能和几十万国军一起全军覆没。

突然,话务兵进来报告:报告师座,与南京联系上了。南京急电!

整个师部所有人顿时眼睛一亮:南京到底没有忘了抗日战场上劳苦功高的“虎贲师”,没有忘记“特战团”!没有联系上杜长官,南京的命令同样可以使他们当机立断。“虎贲师”有救了!

一个多小时后关一飞一脸凝重地从师部机要室出来。关一飞的目光“刷”地扫过师部参谋们满怀期许的脸庞,把师部几个传令兵支出去,然后用低沉甚至有些绝望的声音下达命令:龙啸风参谋长,现在我代表南京,任命你为“虎贲师特种作战团”少将团长!

龙啸风庄严地行了个军礼,大吼一声:愿为党国效忠!接着便把一顶钢盔扣到头上,抄起一支卡宾枪便要往外冲。

慢!关一飞挥手止住龙啸风,南京并不是要你带领“特战团”为“虎贲师”开路。接着默默递给他一张名单道:南京命令你,照此名单把“虎贲师”所有党国忠义之士都编入“特战团”,然后举行战场起义。

什么?南京怎么可能下这样的命令?“虎贲师”师部顿时群情激愤,“特战团”参谋长张孑博更是拔出枪冲向机要室,要亲自发电报向南京问个明白。

关一飞大吼道:都给我住口!委座平常怎么教导我们的?临大事要静气,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身为党国军人,如此毛躁成何体统?南京命令“特战团”战场起义,不是让你们做张克侠、廖运周,而是让我们成建制在共军内部潜伏,卧薪尝胆待机东山再起!

啊?一个建制团潜伏,这怎么可能做到?共军若把我们建制打乱,兄弟们就是一盘散沙,如何来实现东山再起?关一飞的怒喝并没有彻底止住参谋们的愤懑,张子博以及参谋们依旧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不可能的。关一飞胸有成竹:“特战团”各级军事主官都是党国忠义之士,怎么会成为一盘散沙?另外,共军对战场起义的国军早有承诺,随着国军溃败,他们的分化策反还要继续,因此他们不敢失信。真要把弟兄们分开,他们就不怕那些真心投共者胆寒?一切都按南京的命令行事,违令者,杀!

于是三天后,在解放军某部的接应下,国军“虎贲师特种作战团”战场倒戈,全体起义。而“虎贲师”余部则负隅顽抗,全体战死。“虎贲师”师长关一飞因无力阻止部队弃暗投明,开枪自杀。

军人的荣誉(2)

战局的演化真可谓一泻千里。“徐蚌会战”结束后不几月,战火便已经蔓过长江,燃烧到了大西南。国军兵败如山倒,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击一路败退的国民党军队。

但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猛虎垂死,困兽犹斗。在清风坪,一向以山地作战闻名的国军桂系部队突然一个“回马枪”,竟把长途跋涉追击过来的解放军杀个措手不及,冲在最前面的一名解放军团长,甚至也做了国军的俘虏。待解放军大部队从侧后迂回包抄过来,近千名国军得胜之师已化整为零,遁入十万大山,他们成为国军坚守大西南的一枚重要棋子。由“虎贲师特种作战团”改编的解放军“特种作战独立团”便在此时被急调到了大西南。

团长,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只要我们进入十万大山地区,和国军留下的近千名弟兄合兵一处,居险威胁西南共军侧后,其作用足抵十万精兵!“独立团”一开到大西南,团参谋长张子博便来找龙啸风,主动提出自己的大胆设想。

龙啸风警觉地四周瞧了瞧,断然摇头:张参谋长太相信国军的战斗力了。实际上,国军断然守不住大西南。我们要“玉焚”为党国成仁,在“徐蚌战场”就行了,何必跑来这蛮荒之地?上峰既然要我们潜伏待机,我们就决不可做无谓牺牲。见有团政委老刘和副团长毕双羽走过来,龙啸风马上高声说道:既然我们是解放军“特种作战独立团”,就要打出“独立团”的威风,坚决执行总部命令,解放大西南!龙团长不自觉用了句当下流行的战斗口号,说罢不禁莞尔。

可我们在接受改编之前是有约在先的,为尊重我们的军人荣誉,改编后我们可以不直接参加对国军作战。张子博可不管你团政委团长什么的,认准的事儿就要据理力争。

总部保留我们的完整建制,并改称我们“特种作战独立团”就已经足够尊重我们。难道张参谋长没听政委说,就是因为给我们军人荣誉的特别尊重,我们这支特殊部队在全军颇遭非议。如今总部给我们一个让“独立团”扬名立万的机会,我们绝不应该错过!毕双羽副团长老成持重,听到参谋长与团长的争论,马上过来劝解,并耐心地向张子博解释。

是啊,张参谋长,总部已经给予我们最大的尊重,我们没有理由不执行总部的命令。团政委老刘也接过话去严肃说道:再说,逃入十万大山的国民党残部已经沦为流寇,和土匪武装沆瀣一气,祸害百姓,他们已经不配被称作军人。现在我们是进山剿匪,并非如你所说的“国军”作战。

记住,十万大山里面的那近千名“国军弟兄”,已经为党国成仁了。现在我们要面对的只是一群祸害地方的土匪流寇。我们“特种作战独立团”号称山地作战高手,若再不显露下身手,岂不真成了被共军嘲笑的老爷兵?哪怕仅仅为了军人的荣誉,这一仗我们也必须打好,否则万一因毫无作为而被解散,那可真枉费了党国一番苦心了。见张子博参谋长始终脑筋转不管玩儿,龙啸风只好私下对他再做劝解。虽是军事主官,向麾下各级军官做政工龙啸风同样出色,这也正是外派进来的刘政委常常被边缘化的原因。

大西南十万大山,群山绵延峭壁林立,林海茫茫云雾缭绕。一直习惯平原野战的解放军多是北方人,根本就没有在丛林山地的作战经验。在剿匪战役中兵力虽多,却往往占不到半点便宜。参战部队接连遭到重大损失。指战员们纷纷抱怨:这简直是拿高射炮打蚊子!

可没想到,那一千多只令身经百战的解放军丢脸的“蚊子”,在“特种作战独立团”面前居然连三个回合也没走上。丛林与山地作战,靠的主要是单兵作战能力,是做一名“特战士兵”的必修课。因此一进入山地丛林,“特种兵们”便如鱼得水,遇到大股敌人虽彼此不见,却能以各种暗号相互呼应彼此配合,总能处处形成局部优势。那近千名化整为零的“国军勇士”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解放军几天功夫就成了丛林山地作战高手,于是彻底歇菜。想要往山外面跑,山外的解放军大部队早已严阵以待;想和“独立团”拼个鱼死网破,往往又连人影还没看到就被生擒活捉。一个月下来,”特种作战独立团’’居然以惊人的零伤亡,基本肃清了西南十万大山百年匪患。于是“独立团”剿匪的经验,迅速在全国各地被宣传交流。

龙啸风及“独立团”将士们唯有闷头苦笑。同样一支部队,在“徐蚌战场”和共军作战形如困兽有劲儿使不出,为什么一换了番号却所向披靡?这要是传扬出去,杀身成仁用心良苦的关一飞师长还不气得活转过来?

好在这次剿灭的是一向和党国离心离德的“桂军”,且多为生擒活捉。共军以后越是倚重我们,我们潜伏待机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面对接二连三的荣誉和表彰,有着说不出滋味的龙啸风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安抚心怀不满的张子博参谋长及麾下弟兄们了。

军人的荣誉(3)

这已经是龙啸风团长第三次遭到暗枪袭击了。虽有大量迹象表明:暗杀行动是地方上的国民党潜伏特务所为。西南军政首长还是把“特种作战独立团”从前线撤下来,随同大批支援抗美援朝的汽车兵一起调往东北。一是因为志愿军首长亲自点将,需要在志愿军中推广“独立团”所擅长的山地丛林特种作战,第二也是为了保全这支特殊时期的特殊军队。在潜伏特务多如牛毛的大西南,一旦龙啸风有个闪失,不但对“独立团”上下说不清楚,闹不好,解放军还会在政治上担个“兔死狗烹”的骂名。

于是,龙啸风和张子博的策划再次得手。实际上,龙啸风多次遭到有惊无险枪击,不过是他们自导自演向解放军施加压力的“苦肉计”。在远离政治中心的大西南,“特种作战独立团”缺少待机东山再起的环境基础。

机会果然很快到来了。因为“独立团”所擅长的山地丛林作战特点,志愿军第二批入朝参战部队名单中,豁然有它的番号。

“独立团”接到入朝作战命令的第三天,国军台湾当局就从秘密渠道给龙啸风传来指令。指令中,台湾当局除了对龙啸风不得已在“西南剿匪”表示谅解,还对“独立团”中主要潜伏军官一一作了评价。并要他们出国之后在适当时候,于战场上哗变,调转枪口配合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给出国作战的中国志愿军首脑机关以致命打击,从军事和政治上,给新中国以双重重创。

最高当局这么快就把指令传进军营,说明党国在撤退大陆之前,对特工的潜伏工作做得何等严密。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时刻在党国潜伏人员的掌控之下。龙啸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啸风,情况有些不妙啊,一踏上朝鲜战场,向来持重的毕双羽副团长便悄悄向龙啸飞报告:弟兄们士气高昂,看样子都想真刀真枪和美国人较量一番。这样一来,我们如何顺利执行上峰命令?

国军国军,国家之军,国之干城!出了国门,我“特种作战独立团”就应该表现出“国军”舍我其谁的气范,我们总不能被共产党的军队给比下去吧?龙啸风淡淡地回应道。

实际上,龙啸风根本就不同意在朝鲜战场上结束潜伏,更不同意战场倒戈。当年接受的任务是在适当时候瘫痪共军中枢指挥系统,配合国军反攻大陆。如今在异国他乡和外国人作战的战场上,突然把枪口调转让子弹射向自己的同胞。这与抗战时期的“汉奸”有什么不同?就在龙啸风私下对台湾当局的命令暗怀抵触、“独立团”所向披靡,在朝鲜战场上大显身手之际,龙啸风最为亲信的两名警卫员突然牺牲。

战场上死人虽说不值得大惊小怪,龙啸风还是惊出一身冷汗。种种迹象表明,两名警卫员之死不是死于战场上的敌人,而是死于“独立团”内部军统特务的暗杀,而这暗杀,分明又是对瞻前顾后的龙啸风提出的严重警告!部队被整编为“独立团’’后,龙啸风也曾花大力气对部队进行整训,企图削弱军统特务的控制建立自己的威信,到头来,依旧不能消除部队内部的诡秘气氛而完全掌握部队。“独立团”里面有多少人在对自己秘密监视,龙啸飞不得而知。

行动无法继续拖延下去了。虽然没有机会重创志愿军首脑机关,但打掉一个军部甚至兵团部还是可能的。看来,“独立团”不得不再来一次有损军人荣誉的战场哗变了。瞒过各级解放军政工干部,龙啸飞和张子博、毕双羽开始启动秘密渠道传达命令:原国军“特种作战独立团”,不日将有重大行动,所属各部务必保全建制,保持战斗队形,随时准备统一行动,掉转枪口给共军致命一击。可龙啸飞却万没想到,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自己太不争气了。贪功冒进的美军“第八集团军”,居然硬生生被志愿军装进口袋。因为配合志愿军某部担任穿插任务,“独立团”也深入敌后一字摆开,截断美军归路构筑阻击阵地。美军虽然冒进,但机械化部队退得也很快。“独立团”刚做好阵地,便与美军短兵相接!一成群成群的美军为了打开撤退缺口,冒着志愿军的枪林弹雨拼命往上冲。此时,对垒双方都成了不由自主的杀人机器。只有拼命搏杀,才能保全自己。

眼见败退下来的美军越积越多,而志愿军阻击部队主力却还没有形成纵深阵地。一旦阻击阵地被突破,在美军铁甲洪流的冲击下“独立团”也将被碾个粉碎!危急时刻,龙啸飞大叫一声,张子博参谋长,现在由你指挥团主力巩固阵地,我带领两个连弟兄从侧翼反冲锋,滞后敌人冲锋波次!说罢一挥手,带领两个连队冲下半山腰,集中火力向美军侧后扑去……

在主峰阵地上指挥整个阻击战的志愿军某师长看到在“独立团”的反冲锋下,美军冲锋被压下去,我方阻击阵地渐渐稳固,兴奋地大声叫好:到底是姥姥疼、舅舅爱的“特种作战独立团”,放到什么地方也拿得出!

有“独立团”助阵,战后志愿军该主力号称“万岁军”,声威大震。因为战斗减员太重,“万岁军”梁军长在部队休整期间,极力向总部要求把建制完整的“特种作战独立团”划归“万岁军”战斗序列。甚至命令还没下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当“独立团”麾下部队,要龙啸飞去军部参加战役总结大会。电话里,龙啸飞委婉地拒绝梁军长:“特种作战独立团”创建之初,便和总部约法三章:建制独立;制式装备独立;训练大纲独立。至于战役总结,“特种作战独立团”当然会独立总结。

一个小小的团长居然如此嚣张!电话那头,志愿军“万岁军”梁军长火冒三丈:龙啸风你给我听好了,你现在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少给我端你原来国民党王牌部队的臭架子。我不管你曾和谁约法三章,现在你配属老子,不服从命令老子就敢枪毙你!你给老子等着!

龙啸风这才明白,解放军发他们“独立团”上战场,或许就是不露声色的“借刀杀人”,要把这支特殊部队不露声色地消耗掉,消耗不掉就借口战争需要改编掉。思忖再三,再也按捺不住,摔了电话冷笑一声:既然你梁某人撞上我们的枪口,我就拿你的“万岁军”军部开刀。张参谋长,集合部队!

战场上反水哗变固然最有损军人名誉,此时“独立团”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军人的荣誉(4)

“万岁军”梁军长的吉普车很快便过来了。奇的是,梁军长只带了一名参谋,两名警卫,根本不像兴师问罪的样子。龙啸风一时竟有些摸不着头脑。

梁军长年纪和龙啸风差不多,因为戎马半生少有败绩,向来趾高气扬目中无人。而此时见了龙啸风,梁军长居然低眉顺眼,只是默默把一纸电文递上,眼神中甚至带了些酸溜溜味道:到底是全军上下宠着的“老爷兵”啊,什么时候都受总部首长偏爱。都说我们是“万岁军”,嘿嘿,我们是“万岁军”,那你们是什么,岂不就成了“太上皇”了?龙团长,我梁大牙这里给你道歉了。原来,总部不但不同意“独立团”编入“万岁军”,相反还从刚入朝的部队中抽调大量有作战经验的老兵,给“独立团”补足战斗减员,“独立团”依旧受志愿军总部直接辖制,依旧有最大的独立作战权。之所以由“万岁军’’军长代为传达命令,是要“万岁军”梁军长顺便为自己的飞扬跋扈,向“独立团”上下道歉。

命令传达下来,全团上下莫不欢欣鼓舞。志愿军“万岁军”,那可是解放军真正的王牌军啊!而“万岁军”的梁军长据说连总部首长都敢顶撞,却还要在“独立团”面前甘拜下风。作为浴血沙场的军人,还有什么比这更辉煌的荣耀?

龙啸风为“万岁军”军部准备的“鸿门宴”,就这样土崩瓦解。且不说此时宣布哗变士兵们未必执行命令,就是解决了梁军长,根本不能瘫痪“万岁军”军部,甚至会打草惊蛇,使整个战场倒戈计划毁于一旦。

如此,龙啸风、毕双羽、张子博等人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的烫手山芋。部队一下子补充进来那么多兵员,以后控制部队,自然难像以前一样得心应手了。

好在部队主干始终控制在亲信军官们手中。因此当部队结束休整,再次按总部指令担任敌后穿插任务,龙啸风几乎毫不犹豫。独立作战本就是这支特殊部队的专长,再说整天窝在志愿军各大主力军中间,恐怕永远寻不到体面反正、回归国军的机会。

可龙啸风总是有种说不出的不安。这次独立执行穿插任务,进行得太顺利了!甚至连刘政委这个从来不干预“独立团”军事指挥的政工干部,也频频提醒龙啸风,建议“独立团”不要脱离大部队太远。

一周后,逐渐严峻的战场局势很快印证了龙啸风他们的直觉。美军抓住志愿军后勤保障困难的软肋,利用自己机动性强的特点,很快贴上来和志愿军绞到一起,实行战役“反包围”。有一支志愿军突前部队因为撤退迟缓,整整一个师大部被包了饺子!突出更靠前的“特种作战独立团”,退路自然被全部切断。

志愿军总部一名参谋冒险穿过美军封锁线,追上来传达了总部的紧急撤退命令。见龙啸飞召集来各级军事主官就要下令撤退,向来不显山不漏水的毕双羽副团长突然拔出手枪,一枪撂倒那名总部派来的参谋。

毕双羽冷冷一笑:兄弟们,现在咱们不但不能退后,还要继续向前。我有与台湾最高当局单线联系的密码本。只要联系上台湾最高当局,再由当局出面联系美军最高战场指挥官,我们便可体面的离开战场。

刘政委等几名政工干部早被控制。看着那名总部参谋不肯闭上的眼睛,团部所有人面面相觑,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

放肆!龙啸风大吼一声,“特种作战独立团”最高军事主管是我,何轮到你说话了?

不料,这次毕双羽有恃无恐:龙团长,你一再贻误战机,拒绝执行最高当局秘密指令,我不得不代替你宣布命令了。在场的好多弟兄其实都知道,我就是原国军“虎贲师”师长关一飞。这些年改名毕双羽,一是因为军事非兄弟所长,第二也是为了方便躲在暗处,秘密控制我们这支党国精英部队。

看当年“特战团”的骨干大多站到关一飞身边,龙啸风这才明白,这些年关一飞一直没有放松对“虎贲师特战团”的控制。怪不得部队这次穿插如此顺利,恐怕关一飞早就通过台湾当局,与美军达成了某种默契。龙啸风不禁一声长叹。

只有接到台湾当局回电之后,我们才能对部队前途做出决定。因为这关乎我们军人的荣誉!龙啸风坚持说道。

龙啸风不想轻易放弃指挥权。龙啸风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可“独立团”刚刚在战场上打出威名,便马上要火线哗变,恢复国军“虎贲师特战团’’番号,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耻辱感。

军人的荣誉(5)

台湾回电了。国军最高当局命令龙啸风及关一飞,要他们不用恢复原国军部队番号,而是以志愿军“特种作战独立团”的名誉,向美军投降。共军既然以“特种作战独立团”为莫大荣誉,就让他们于世界面前,在政治和军事上双重丢脸!

什么,要我们向美军投降,然后以俘虏的身份去台湾?张子博参谋长大吼一声:最高当局那帮混蛋真他妈无耻!为了埋汰共军,把我们当成什么了?整个团部所有人顿时哑然无声。无论如何,大家都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荣誉高于一切。大家数年来心怀党国拒绝赤化,以最大的精诚维护一名党国军人的尊严和荣誉。可党国却在关键时刻把他们当一泡臭屎,去抹共军的脸!

关一飞见状知道自己不震吓住场面不行了,于是大声反斥张子博:张子博!共军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反帮共军说话。让你们临去自由世界之前埋汰他们一下,就不行了?别忘了,我们可是“特战团”的精英,党国的仁人志士,当年战场反水,就是为了今天。

张子博参谋长冷冷回道:共军是什么也没给我们,但共军给了我们信任,给了我们军人的荣誉,是这信任和荣誉,使我们明白应该如何做一名军人,军人应该为何而战!老子哪怕不算党国的仁人志士,也不做美国人的俘虏!要老子投降,老子宁愿做志愿军“特种作战独立团”一名战死沙场的老兵!

军官们顿时随声附和响应:对!我们坚决不做俘虏!关一飞一见局面要失控,声嘶力竭叫嚷:谁敢违抗最高当局命令,杀无赦!来人,先把这个煽动军心的张子博拉出去枪毙。关一飞话意未落,只听一声枪响,关一飞应声倒地。龙啸风吹了吹枪口的硝烟,冷冰冰说道:别怪我背后杀你,关师座。我的警卫员,那两名生死与共的弟兄,难道不是被你背后所杀?

龙啸风转过身,见关一飞麾下亲信虽然一时不知所措,个个却都满怀期许地望着自己,欣慰地点点头,然后沉稳下令道:现在,我以一名视荣誉为生命的老兵,命令各部立即东向绕行到海边山区,然后向北突围。

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做梦也没想到,这支本该给志愿军以沉重打击的国军潜伏部队,居然会义无反顾向北突围,一时竟手忙脚乱。再加上朝鲜东部沿海山地机械化部队施展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支孤立突出达百公里的部队,从自己身后杀出来一路北去。

尾声

“特种作战独立团”不但完好无损地从敌后脱身,还在正与志愿军阻击部队打得难分难解的美军背后,狠狠捅了一刀,令美军彻底丧失北上做更大迂回包抄的勇气。“独立团”全团上下,再度受到志愿军总部通令嘉奖,并最先给他们补充了一大批苏联援助的崭新武器。

龙啸风再也坐不住了。当天夜里,便悄悄向刘政委汇报说,在国内,当年国军“虎贲师特战团”接受整编的地方,有他们私自藏下的大批武器,请求政委向上级汇报,并给“独立团”及他本人以相应处分。

“特种作战独立团”刘政委听了如此重要汇报,不但毫不惊奇,反而面带微笑,并轻描淡写说道:此事在国内时,总部便已经知道。总部指示说,待打败美国侵略者后回到国内后,那批武器由我们“独立团”自行处理就可以了。

龙啸风再度百感交集,握住刘政委的手感慨万千:我从来没有感到做一名军人,有如此崇高的荣誉感!


------------------------------相关文章推荐 ------------------------------
军人的荣誉
军人的荣誉 一 四合的暮云如一个巨大锅盖罩下来。凛冽的寒风吹过辽阔的江淮大地,卷起千堆雪。咆哮了一整天的隆隆枪炮声如一位骂街累了

军人的荣誉
军人的荣誉 一 四合的暮云如一个巨大锅盖罩下来。凛冽的寒风吹过辽阔的江淮大地,卷起千堆雪。咆哮了一整天的隆隆枪炮声如一位骂街累了

荣誉_1200字
E

荣誉_650字
  荣誉,是我们在成功一件事后的一种嘉奖。一副安抚荣誉前夕不安心理的良剂。以此来满足心理的慰藉。总有人将荣誉看得太重,把它视为至宝爱惜不矣;也有的人将荣誉看得太轻,把它视为过眼云烟过了即过值。<

萨马兰奇――[生平荣誉]_200字
  1992年8月荣获第一届杰西·欧文斯国际奖。   1999年12月17日,获得由《奥林匹克杂志》评选的“世纪体育领导人”称号。


验证码: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