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缘_2000字

74人浏览 / 0人评论

  幻想总会搭上梦想与奇迹的航班,在童年的碧溪上惊起一片波澜。——题记楔子天刚蒙蒙亮,夜幕已经拉上,当一些人还沉浸于香甜睡梦中的时候,小村子的大部分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袅袅炊烟萦绕在村子上空,犹如铺上宣纸,几只灵动的鸟儿跃然纸上,欢快地嬉戏着。细细碎碎的说话声,锅碗瓢盆的敲打声。偶尔传来几声公鸡的鸣叫,好似扯开了嗓子撕心裂肺地叫喊,听起来还略微沙哑。这些声音跳跃成音符交织在一起,就是一首悠扬欢快的乡村交响曲。

  半夜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后来越来越大,吧嗒吧嗒,拍打着屋檐上的铁皮,顺着屋檐流下来,像成串的珍珠项链。早晨打开门一看,地面还是潮湿的,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坑坑洼洼中还残留着雨水。

  雾儿呆呆地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盯着来来往往忙碌的大人,眼珠滴溜溜地转着。奶奶一大早就到田地里割青草去了,家里的羊圈里养了几只浑身毛茸茸的白色羊羔,每天能吃好几筐青草呢。奶奶说,等它们再大些,生了小羊羔,就可以挤奶去赚钱了。到时候,挨家挨户送一瓶,等有了钱,就可以买她喜欢的彩色小风车了,就是那种只要有风,就可以呼啦啦地旋转奔跑的风车。雾儿想着想着,仿佛看到了自己捧着小风车在草地上打滚的快活样子啦,自个儿咯咯地笑起来。到时候,她的小伙伴绝对会又眼馋又羡慕的。

  雾儿还是傻傻地等着,期待着奶奶拖着自行车从大门口蹦出来,笑着眯起眼睛喊她的名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整个村子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她却困得泪水花花,渐渐失去了耐心。一时无聊,她就和邻居婆婆聊聊天,帮忙干干活,消遣消遣时光。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村头的那口古井,井身爬满了深绿色的青苔,岁月的痕迹毫无隐藏地显露出来,一些裂痕盘绕着古井,宛如一位老妇人眼角苍老的皱纹。雾儿不知怎么突然高兴地上扬嘴角,心里涌起对这口井莫名的好奇心和亲切感。

  因为按捺不住好奇心,雾儿飞快地转身,低下头眼睛直直地盯着正在忙于生火做饭的陈婆婆,犹豫着不开口说话。她在原地踌躇着,手指用力扯着衣角。陈婆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雾儿,笑着问她怎么了。雾儿吓了一大跳,眨巴着眼睛,脸蛋红扑扑的,吞吞吐吐地说了自己的问题,她想知道关于古井的故事。陈婆婆轻抚雾儿的头,往炉里加了一块煤炭,然后把她搂进暖暖的怀抱里:“乖孩子,这还不简单?来,婆婆跟你讲讲啊……”

  “这口古井是全村的命脉,家家户户几代人都是喝着这井里的水长大的。值得一说的是,这村里岁数最大的老人都不知道这口井是什么时候有的,何时建的,而且这口井似乎不曾干枯过。大家的饮用水和生活用水都离不开它,它是咱们生活的老朋友。村里人啊,几乎每天都要往那井跑好几趟呢。看见井旁边的水泥地没有?我和你奶奶每天早上都要去那里洗衣服。一人搬一个大盆子,抱着一堆脏衣服,就往那儿去啦。你奶奶向我抱怨说你不像个女孩家,不爱干净。你爱吃石榴吧,不过不要把衣服弄上果汁,那衣渍抹上洗衣粉,用手搓起来也怪麻烦的……”雾儿听到这儿,不好意思地干笑几声,吐吐舌头,用手扯了扯那头麻利的短发。

  “总之啊,这古井来头大着呢。我跟你说啊……”不知何时,刚亮堂起来的天空中片片乌云渐渐聚拢起来,掩盖了太阳的光芒。雾儿开始听得起劲,后来慢慢没了兴趣,不停一个又一个地打着哈欠,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而婆婆却讲得正快活,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还时不时地抱怨天气多变,影响农作物什么的。雾儿不免开始好奇——究竟他们多久没和她老人家聊天了?又暗自感叹婆婆比说书的人还有天赋。

  ”�昀�——“一道闪电忽然划破天空,如同一位画家的败笔。紧接着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把人着实吓了一跳,使雾儿清醒了几分。在她愣神的空档,大雨倾盆而至,门前的花草在风中摇曳着身姿。人似乎比刚才又热闹了许多,在雾儿的注视下,来来往往,不久便撑起花花绿绿的雨伞,在雨中穿行,瞬间融入了雨幕中,化作华丽的风景线。而雨却随意地挑拨着他们的耐心,似并没有消停的意思。

  “你知道怎么打水吗?一般来说,我们都是用麻绳的一端紧紧栓住木桶的把手,然后把它轻轻地投入井中,等盛满了水,再……”唉,雾儿无奈地看着讲得极其认真的婆婆,摇了摇头。忽而计上心头,一脸坏笑地轻推她,说:“婆婆,看来你今晚不用洗衣服了呢。”“啊?为什么?”婆婆回过神来,一脸不知所措。“因为,”雾儿调皮地一扯嘴角,“雨已经帮你洗好啦!”“哎呀!臭丫头,怎么没提醒我去收衣服呢?这下糟了!”婆婆飞快地蹿起来,嘴上还絮絮叨叨的,转身冲上了阳台。雾儿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辜,她这是好心提醒呢,怎么还可以怪她呢?真的碰了一脸灰啊!

  这样想着,她又觉得眼皮有点沉重,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可不是嘛,一大清早就逃离了美梦的漩涡,她还没睡够呢。望着朦胧的雨幕,雾儿乖巧地把头轻轻伏在膝盖上,双臂搭在一起当成枕头,微敛双眸。刚开始她还担心奶奶回来会责怪她,可是微风轻拂她的发梢,她像温顺的小猫投入怀抱,就变得格外安心。于是她耸耸肩,呢喃道:”算了,还是补觉好了。“雷逐渐减弱了它歌声的音量,而大雨也放慢了它奔跑的脚步。这个小女孩在大自然的关怀下,传来均匀的呼吸,睡得正香甜。在她恬静的脸庞上,还存留着浅浅的酒窝。

  婆婆从阳台下来,害怕她着凉,小心翼翼地给她披了一条毛毯子。看着雾儿童真的笑脸,婆婆用手轻勾了一下她的鼻尖,掩嘴浅笑道:“这丫头,没准正做着美梦哩!笑得比蜜还甜,甜掉大牙了……”

  而此时,雾儿却也正坠入奇异的梦境,梦里一团迷雾,不知名的歌曲萦绕在耳畔,她漫无目的地走着,伙伴的身影无处可寻。明明刚才她还和伙伴们在草地上玩风车呢,怎么他们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这时远处一个黑色的身影向她逐渐靠近,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那笑声显得空灵缥缈,如一缕清风拂上她的心头,随即愉悦的声音响起——

  “你好,我是影溪,顾影溪!就是看着绯红的落日倒映在溪流的意思……”那个身影朝她友好地伸出了手。

  “咦?”雾儿微皱眉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PS:各位,我前面写的小说大家请先忽略,等我把这个坑填完再去前面续稿。我会好好写的,欢迎大家提意见

    初一:倪云


------------------------------相关文章推荐 ------------------------------
_2000
  幻想总会搭上梦想与奇迹的航班,在童年的碧溪上惊起一片波澜。——题记楔子天刚蒙蒙亮,夜幕已经拉上,当一些人还沉浸于香甜睡梦中的时候,小村子的大部分人已经

――梦回千年_2000


无意
在石门山有口石井,井口有两尺见方,无人知道井深。井水又清又凉,甘甜解渴,但谁也说不清楚井的具体方位。曾有人上山去找此井,从早晨到傍晚也没找到,但放牛娃、砍柴人、挖药人常在口干舌燥时发现此井,当你喝饱后

愚人
    从前,有个非常精明的财主带着一个同样精明的仆人出外收账。他们走过好几个村庄,顺利收取了上年拖欠的款项,他俩兴冲冲去往最后一个村庄。

_1000字
  在记忆最深处,妈妈说:“千万不要到树林那边去,那里有口井。”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井就不能去,但仍然相信着妈妈的话,把那儿当成了禁区,从没去过。   而那神秘的井则长在了

验证码: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