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取法自然_2000字

66人浏览 / 0人评论

  关于“自然”的定义,在不同领域有着不同理解,在众多解释中,我认为最精辟的解释只有六个字:“天然,非人为也。
  众所周知,道家是中国古代一个极其重要的哲学派别,老子在《道德经》有云:“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法是效法的意思,从属关系。老子用一口气把天、地、人、自然做了一个量级排列,显然,人处于一个较低级别。在某种程度上,他老人家的这句话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如果我们想有更好远的追求,在人生活社会中是很难突破的,此时不如跳出这张网,在天、地、自然中去感受、去效法、去突破。
  早在上古时期,记事就对部落的生活很重要,虽然当时并没有文字,但我们很聪明。周易云:“上古结绳而治”。什么是结绳?就是打结,绳子有粗有细,结绳方法有别,绳结有大有小,每个绳结间还有距离差别,很显然,这是个技术工种,只有酋长和巫师才会,这种结绳记事的神奇方式在印加文明和希腊文明也曾都使用过。但这种方法记事极其不便,从记录速度,准确性,普及度,记录时间上看都很欠缺。
  打个比方,今天我们部落时运不济,受到隔壁部落的连番偷袭,损失了一头羊,三个男人,一个女人,酋长会在绳子上打结记录下这件事,默默地想:“今天失去的他日一定夺回来!”但过几天绳子用完了,酋长于是把这条记录着上次损失人员信息的绳子费劲地拆开,重新记录别的事情。等下次酋长带上部众讨伐隔壁部落,英勇神武的他从战场带回了四个男人,一个女人。边走边对着部众自豪说:“哈哈!看,上次被掠走五个人,如今又带回五个!”族人围着火把踏着脚欢呼着,角落的巫师默默地叹着气,“唉,明明是两个男人,一个女人,首领又记错了。”
  虽说是个笑谈,但这种情况在当时屡见不鲜。